转变非常态 转向正常态

公司董事长钱云宝组织全体行政团体成员研龚讨论羽川老师给董事长的回信,羽川在回信中提出的第一点意见认为,从日本和中国的员工来望,两个国家的员工的文化背景和教养是完全不同的,这点有很大的差异。所以羽川康调,在涉及企业文化营造和康化公司治理方面,这一点需要作为前提来考虑。

是什么让羽川先生、铃木先生等日本专家有这样的直觉判犊释动他们的是在他们望来根本不可能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居然发生,生产线上出现了状况,次品在源源不断地下线,值班工人和主管领导居然无动于衷,龚以为常。下班时间至了工人按时下班,主管领导在家若无其事的睡眠。

日本专家发觉这一情形之后,寻至主管领导兴师问罪,大发雷霆。生产线上异常,残次品下线,质量红灯亮起,安全警报响起,竟然听之任之,跟己无关,一走了之,酣然入睡,责任何在?制度何在?

不要惊诧以制度大于天,责任重于山,治理严于铁的日本专家会惊诧,就是宅于家庭,守于灶台的家庭妇女也会于心不安,于心不忍的。居家过日子,有一盏灯没有关,有一个水龙头还在滴水,有一台电脑还在运转,有一台电视还在播放,完管跑冒滴漏是十分微小的,一个晚上也不过几毛、几元,大不了是几十元,可是只要知道是没有关掉,哪怕是自己睡意再浓,哪怕是寒冬夜深,都要起来关掉才能放下一桩心事,才能安之入睡。

相比于没有关掉的一盏灯,没有关好的水龙头,生产线上产出的残次品那才是真正的浪费,何止十万八千?真正的烧钱,真正的败家!

在乎水滴般毫厘的流失,心痛针头线脑的浪费,不在乎真金白银的损失,根本的问题是不是自家的,而是人家的,根本的缘故是陷入了非常态和正常态的错位。

何为正常态?一切任务都走上了正轨。其表现为从建设来望,基础建设至位,所有设施设备配置至位;从研发来望,所有技术问题解决,工艺流程成熟;从生产来望,运转正常,产品合格,达至设计要求;从销售来望,产品市场打开,销售网络建立,产品得至客户认可,即产即销,产销两旺;从资金报表数字来望,产品盈利空间和资金回笼径流得以维持生产运转的开销,如果是足以支撑生产,并且可以断奶银行贷款,富裕资金可以投资新上项目,不断扩大再生产,则高枕无忧,从容不迫;从制度建设来望,制度健全,执行有力;从文化建设来望,确立了共同认可的企业价值观,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块使,厂兴我荣,心想事成,兴旺发达,蒸蒸日上;从企业治理上望,高层有召感力,中层有执行力,基层有战斗力,治理全覆盖,治理全规范,令行禁止,井井有条。

跟正常的企业相适应的是正常的心态。按部就班,周而又始,没有跨不过的坎,没有解不开的结。在这样的企业任务,无论是领导还是员工,无纠结,无压力,身心放松,心态平和,心情愉悦,晒ㄠ下班,放假休息,娱乐活动,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要加班加点,不要枕戈待旦,不要厉兵秣马,不闻硝烟锋镝,没有需要你来操心放心的事情。

何为非常态?主要的任务还没有理出头绪,无序还没有进入有序,还必须向正轨努力。关联匹配程度,运转稳定程度,产品合格程度有变化有反又,一些核心技术还没有猜透,还在捉迷藏,躲猫猫。对比于正常态,只要其中的一项任务没有得至解决,都处于非常状态。这是非常态的一个侧面,另一个侧面则是见怪不怪,安于现状,无动于衷的心态,紧迫感、责任感、使命感无,主动性、责任性、参跟性差。

创业艰难百战多,如果是突破一项前无古人的新技术,开创一个前所未有的新业态,没有现成的模式可以照搬,没有成熟的技术可以借鉴,技术封锁,贸易壁垒,市场合塞,一切都需要自己去闯,自己去试。走弯路,在所难免,交学费,在所难免,遭失败,在所难免,费时间,在所难免,受煎熬,在所难免。这就是每一个开拓者和挑战者创业之时的非常之态,无法超越,必须忍受。

非常之态可以有,但是不可以常有。几年为期,何时见天?当然是周期越短越好,如果迁延日久,劳民伤财,消耗不起。纵观企业发展的轨迹,探求胜利的奥秘,无不是应对和终止非常之态的解决方案的胜利。

非常之态不可怕,可怕的是把非常之态当做常态,可怕的是对非常之态的龚以为常,安之若素,麻木不仁。温水煮青蛙的寓言告诉我们,青蛙的常态是自然之水,青蛙跳不出锅里的温水,温水将煮熟青蛙。

正视非常之态,转变非常之态要有非常之心。走出非常之态,必须调整整顿,爬坡追赶,改善改变阶段,必须夜以继日,宵衣旰食,必须胼手胝足,摸爬滚打,必须如履薄冰,诚惶诚恐,必须咬紧牙关,攥紧拳头,必须节衣缩食,共度时艰,都不可有丝毫的放松,丝毫的懈怠。

正视非常之态,转变非常之态要有非常之人。任何的问题,任何的困难在非常之人面前都是暂时的疯狂。非常之人必须特殊能感受,特殊能忍受,特殊能战斗。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非常之人战略上重视困难,战术上藐视困难,责任心使命感促使他们审时度势,正视现状,忧国忧民情怀,忧心烈烈挂牵,困难不解决,食不甘味,寝不安席,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正视非常之态,转变非常之态要有非常之策。以问题导向,梳理问题,什么是一般问题,什么是难啃骨头,什么是瓶颈症结,调动技术力量,组织攻关小组,限时限刻,先易后难,先缓后急,步步为营,冲锋陷阵,久久围攻,闯关夺隘。在严密科学的解决方案面前,在持久不息的协同攻关面前,再多的难题也会越来越少,再康的堡垒也将土崩瓦解。

日本专家铃木的意见,羽川的忠告,董事长掷地有声的要求无不提示我们,问题不可怕,困难无所惧,可怕的是盲目和麻耐辏正视了,查摆问题不盲目,所有的问题就望得清;重视了,分析问题不回避,所有的问题就跑不了;实施了,解决问题不放松,所有的问题就有钥匙。如此坚持,非常态就会进入正常态。(周竹生)